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
布恩· 皮肯斯:“诚实”这个概念非常重要
添加时间:2018-02-06
  

  布恩·皮肯斯是能源界的传奇人物。他似乎一直都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早在80年代,他就开创了“恶意收购”的先河,并且追崇“让股东利益最大化”,这在当时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过;1996年,皮肯斯离开了他创建的Mesa能源公司,随后由于公司经营不利,他本人的资产迅速缩水。就当别人以为皮肯斯已被摧垮的时候,他却在70岁之后创建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挣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billion (10亿)。

  皮肯斯是靠传统能源发的家。但在他80岁那年,提出了“皮肯斯计划”:他认为美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尤其是欧派克国家,将对美国的经济,环境和国家安全有重大威胁。因此皮肯斯号召美国大力研发再生能源,充分利用美国的天然气资源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

  皮肯斯被美国知名的财经电视台CNBC称作“Oil Oracle” (石油圣贤)。 在2016年的一次访谈中,他被问到,当今石油行业的寒冬到底是周期还是新常态的时候,皮肯斯说:我们现在是很惨,但有一天会再周转回来的。

  R: 我得先问问你出生的故事。你总是说你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而且你确实是这么想的。给我讲讲。

  BP: 我母亲1927年怀上我。我是1928年5月出生的,在奥克拉荷马的一个偏远小城。医生对我父亲说:“汤姆,你需要做个很艰难的决定:或者是你的妻子,或者是你的孩子可以生存”。我父亲说:“你不能这么做。你肯定能想办法让他们俩都活下来”。幸运的是,那个小城的两个医生当中,给我母亲接生的刚好是个手术医生。他对我父亲说:“你是让我做破腹产,我从来没有做过。我见过,我读过一些东西,我让你看看我读了多少”。 他把我父亲带到房间的另一边,给他看了一页半的纸,说“汤姆,我知道的所有关于破腹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父亲读了一遍,说:“我觉得你可以做”。他们俩跪下来,开始祈祷。我就是在那天出生的。

  R: 你父亲能有那样的勇气去挑战别人告诉他的东西,为了拯救他所爱的人,那样的勇气去相信一定会有办法,并且不予让步,真是了不起。这肯定对你的人生也有影响吧? 是不是?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R: 你父亲真是一个做艰难决定的榜样。你活下来了,你母亲也活下来了。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你说你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R: 我知道,“诚实”这个概念对你非常重要。不幸的是,在金融行业,这对许多人来说不是个重要的原则。跟我说说为什么。

  BP: 我有一天在送报纸的路上(小的时候)看到草丛里有个钱夹。我认出他是我一个客户的,于是我就去敲他的门,说“怀特先生,我找到了你的钱夹”。 他说“天啊,这个钱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谢谢你。我要奖赏你”。他给了我一美元。我简直是不敢相信,那个时候,一美元是很多钱,1940年,我11岁。 我回到家,很开心,告诉家里的每个人我得到了一美元。可他们并不高兴。我说:你们不理解吗? 他是因为我找到了他的钱夹,把它原物送回了。我祖母说: 你不应该因为你的诚实而受到奖励。所以,他们又让我把钱给送了回去。

  R: 很棒的一个故事!做艰难的决定,诚实,这两个原则对你影响很大。我还记得你说的一句话让我很受启发,我还是个孩子。我总是很好奇为什么有些人会成为领导者,有些人会成为追随者。你说你总是按照你自己设的条件去生活,而且还说领导人的秘密是果断。

  BP: 1984年我们打算收购海湾石油,我觉得他们的领导层很弱。我说:“这些人从来不去扣动扳机。他们总是瞄准,瞄准,瞄准,但从来不开火!”。

  BP: 很多人当上领导之后,因为优柔寡断,非常让我受不了。他们不想做决定,总是想让别人帮他们做。我觉得我做的决定会不错,而且结果也会不错。

  R: 你这个理论已经被历史证实了。你因为对能源的了解而成为了billionaire (资产10亿以上的人)。

  R: 真让人不可置信。你有次成功预言了每加仑4美元的油价。但后来谁也没想到2011年会涨那么高。

  BP:2011年我在你的课堂上演讲的时候,我说7月4日独立日的时候会涨到120美元,后来确实如此。

  R: 那次你真是帮我的学员赚了不少钱。我见到过很多成功的投资人都很专注非对称的风险和收益,如何将风险降到最低。 你在这上面怎么认为?

  BP:你去商业学校读书,他们这么教你: 降低你的风险,提高你的潜在收益, 结果不会错。但我从来不这么投资。

  BP: 有些投资机会肯定要比别的机会好, 我觉得我们分析风险的能力还不错。但我真的说不来我是怎么做每个决定的。我知道一旦我的决定是对的,我会大赚一把,但同时,如果我错了,我有可能就会出局了。我愿意为了高收益而承受高风险。

  R: 我理解。 我想问你: 如果你不能留给后代任何财富,只可能教给他们投资的理念,或者是投资组合原则,会是什么?

  BP:我觉得如果你有好的职业态度和道德 ,你肯定会遗传给后代。如果你能得到好的教育,而且愿意努力工作,我觉得你肯定能成功。

  R: 我知道你是对大学捐助最多的人之一, 曾经给你的母校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捐了5亿美元,真是很了不起。

  R: 我知道那只是你捐赠出去的一部分,这让我非常钦佩。让我们换个话题,谈谈能源独立。你是在石油产业发的家,好像不是是最倾向宣传能源独立的人选,但过去7年来你一直在这么做。跟我讲讲你的皮肯斯计划。

  BP: 托尼,事实是,美国对石油的瘾太大。这个瘾威胁着我们的经济,环境和国家安全。而且一直在变得更糟。1970年我们石油的24%靠进口。今天几乎70%, 而且还在上升。

  BP:我们在把我们的安全放置在一群不友好,不稳定的国家手中。如果我们几乎70%的能源要靠进口,我们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况之中。下一个10年,整个成本是10万亿美元,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

  BP: 我们应该大力发展再生能源,但这并不能解决欧派克问题,因为欧派克和再生能源没什么关系, 风能和电能不能用作运输燃料。所以,天然气就很重要。世界上每天消耗的能源有70%用在了运输上面。所以我们靠天然气和我们自己的石油来割断对欧派克的依赖。

  BP: 我们每天进口1200万桶石油,500万来自欧派克。我们应该自己多多生产天然气来摆脱欧派克的石油, 而且我们有这个资源。托尼,我们有一百年产出的天然气储量,相当于约4万亿桶的油。这是沙特阿拉伯石油储量的3倍!如果我们不好好利用,那可真是愚蠢至极。

  BP: 而且天然气很便宜。100美元的一桶油相当于16美元的天然气,我们从来没经历过16美元的天然气!不管是卡车运输还是发电,每个人都应该考虑用天然气。

  R: 我知道你在皮肯斯计划上面花了相当大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你还出资做了很多大众宣传。怎么样? 你觉得成效如何?

  BP: 我是在2008年开始的这个工作,自己投入了1亿美元。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我相信我们会为美国带来一个好的计划。

  R: 我在这本书里谈了很多关于资产配置的话题。你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在能源领域,一直都这样,是吗?

  BP: 是的,但在资源领域,你也有不同的分类。我们在各个分类上都会投资。但没有超出能源领域。

  BP: 投在下游企业,开采,提炼等。我花很多时间在上游,但是现在,天然气真的很有意思。整个来说,油气业的前景是挺光明的,因为科技的原因。我们今天在能源方面的科技成果真的是难以置信。从天然气资源的角度,我们的国家今天比10年前强太多了。我10年前可没这么觉得,没这么有信心。

  BP: 现在,我主要是喜欢赚钱,喜欢捐赠出去。喜欢捐赠不如喜欢赚钱那么多,但是紧跟其后。我真的相信我来到这个世上的原因是要挣钱,而且要慷慨。

  BP:我的目标之一是在我离世之前捐赠出去10亿美元。你知道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捐赠承诺吧? 他们打电话给我,要我加入。我说: 你们读读1983年的财富杂志,你们怎么不加入我的俱乐部?那时候我就说我要把90%的财富捐出去。

  BP: 我每天都去办公室,而且我每天都盼望着去办公室。我一辈子都这样。我的工作就是我的一切。也许你会说: 不,家庭对我是最重要的。其实都让我开心。我和我家人在一起时,我很开心。我工作的时候也很开心。

  R: 你一直很激励我,就像你激励了世界上很多人。你86岁了,取得了那么多成功,还是锐气不减,一直在成长和给予。号百彩票号百彩票号百彩票中国彩吧中国彩吧中国彩吧乐猫彩票乐猫彩票乐猫彩票